欢迎光临渝乐网
主页 > 企业

现金贷新政半年,聚焦用户上岸路

时间:2018-04-16 10:44:50    来源:未知    作者:京新网    点击:366次

2016-2017年,恰好是现金贷的黄金发展年份。网贷之家研究中心数据显示,网贷平台短期现金贷业务在近一年中呈现爆发式增长。2017年1-10月P2P网贷短期现金贷业务总成交量约是2016年全年的5倍。根据估测,目前整个现金贷行业的规模现已超1万亿元。

  不少现金贷企业在野蛮发展中一跃成为著名上市公司。

  另一方面,据互金安全专委会监测数据统计,现金贷平台用户近1000万人,存在多头借贷情况的用户有近两百万人。这样的多头借贷行为,实际上极易让借贷者陷入以贷养贷的恶性循环。

  “不知道为什么,11月中下旬,很多平台还进去钱就借不出来了。我从没有逾期过啊,为什么突然就不让借了。我当时并不知道国家要出政策,只知道我还不上钱了。每天都有到期的款项,但是已经没有平台可以借到钱了。”有用户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我发了疯一样从亲戚朋友找到微信好友,甚至是很少聊天的朋友借钱,以为我还了款就可以贷出钱来了。但是一天、两天、三天,越来越多的平台借款到期,但是再也没能贷出钱来。”

  2017年12月,监管政策的突然出台让数千家现金贷平台集体收缩,在没有新借款可贷的情况下债务逾期者比比皆是。

  很多用户深陷现金贷“泥沼”里,有些人挣扎着想要“上岸”,有些人则决定破罐子破摔。在这些债务深陷者的群体里,“下水”意味着开始借钱度日,“上岸”则指还清债务。

  面对不断增多的逾期借款,催收电话接连而至,用户通过网络找到了在各种微信群、QQ群里聚集的同伴。

  一般情况下,小额现金贷断贷不会给借款人带来过大的压力,但急剧膨胀的现金贷催生了大量共帐及过度负债者,因此一旦断贷,会使借贷者短期内偿债压力骤增,并可能造成大面积逾期。

  现金贷后监管时代的“上岸”之路

  实际上,现金贷“狂欢”背后存在的“过度借贷、重复授信、不当催收、畸高利率、侵犯个人隐私”等问题,早已经引起监管部门的高度警惕。

  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明确统筹监管,开展对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自此现金贷新规落地。

  这一系列监管措施和现金贷新规的落地,使得众多现金贷平台纷纷“刹车”。一直埋头于各个现金贷平台的借贷者这时才抬起头来,重新审视起自己的借贷行为。“到后面,逾期越来越多,面对越来越频繁的催收电话,我觉得瞒不住了。所以就鼓起勇气告诉了我老公,说完我轻松多了。”小王苦笑道,“然后我老公问我到底借了多少钱,我印象中是几万块,但是具体多少也没算过,所以当着老公的面,我打开一个个平台记录算了一下,算完就傻眼了,没想到不知不觉我已经欠了13万了,这是一个我连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没有想到”是众多借贷者在以贷养贷路径断绝后,仔细计算自己的账单后,不约而同发出的感慨。的确,奔命于多平台借贷的他们也许都忘了思考:“最后到底要还多少钱?”

  “要不是国家整顿,我都无法想象自己会借到哪种程度。一开始借的时候,还会老老实实地还,到后来就是完全不管不顾,能借出来就行。”目前在成都打工,因餐饮行业创业失败,初次借款的27岁小胡感慨道。

  当清楚和接受了自己的借贷数额后,小王们接下来面对的两个问题就是“还不还”和“如何还”。

  一位网名叫否极泰来的网友说:“我一开始了解到那些借贷逾期的人被暴力催收时,觉得很气愤,然后就通过微博话题什么的,聚集了一批有类似经历的人,建了微信群,让大家可以互通消息相互帮助,这个群最后发展到5个,快两千人了。不过我前两天把这些群都解散了。“当问及为什么解散这些群,他表示:“我的初衷是让大家可以找到集体相互帮助,但是后来的情况是我看特别多的人,包括很多学生,根本就没有还款意愿,只是发泄负面情绪,怎么说也没用,所以我就解散了群。”

  “我加了一个群,现在接近300人,这些人都是在多个现金贷平台借贷,现在还不上,就抱团相互安慰和想办法。我观察了一下,群里大部分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借款的理由包括高消费、赌博、吸毒啥的,和我们中年人补贴家用还不太一样。”范女士说道。

  正是基于上述情况,《通知》规定不得向无收入来源的借贷人放贷,这意味着包括大学生在内的诸多无收入来源人群将被排除在“现金贷“的服务范围之外。

  而对于小王来说,在面对“如何还”的问题时,“时间”成为了她迫切需要的东西。

  “我会还钱,我也在想办法尽快还钱,但是请给我时间。”小王无奈地表示,小王现在手机里还剩51个平台的APP,每还完一个就会删一个。“爸爸早就不开出租车了,现在知道我欠了这么多钱,又开始跑出租车,但是13万多,真的是一时半会拿不出来,毕竟全家一年都挣不出这么多。”说起这,小王觉得非常愧疚。

  小王说,她加了一个微信群,里面全部都是和她类似的还贷者。她感到压力大的时候,就会和群里的姐妹聊一下,互相加油打气,微信群名是“明天会更好”。“朋友帮我找了一个电话销售工作,底薪加提成大概一个月五六千,我转掉店铺后立马就去上班,能赚一点是一点。为了我的孩子,为了我的父母,我也会努力的。”小王如是说。

  目前,已有公司开始尝试做催收现金贷平台和小王这类借贷者中间的“润滑剂”,通过提供网贷问题咨询、资金援助申请、法律团队援助等方式,帮助双方达成可接受的债务和解,并且为借贷者提供心理咨询和就业援助。正在注册专门从事债务和解公司“债缓还”的苟宏祥说:“平台和借贷者之间的问题,远远比我们想的复杂,但是我们还是想要做一点事。”

  “我们不想偏袒任何一方,我们也在摸索,在揭露问题的同时,如何为遇到问题的人做一点事。”苟宏祥表示。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