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渝乐网
主页 > 舆情

广西博白:保护伞下“民间组织”强拆毁坏霸占他人财产幕后

时间:2018-04-04 13:20:28    来源:未知    作者:上海新闻网    点击:766次

  原标题:广西博白:保护伞下“民间组织”强拆毁坏霸占他人财产幕后

  《法治调查》记者 文\图

  [核心导读]2017年12月26日上午10:00,位于广西搏白县文化路001号,发生一起强拆民房事件,业主王祥秀、涂海波的民房被一帮挖掘机,手持铁铲、朦着口罩的团伙强拆业主民房夷为平地,场面触目惊心!业主含泪诉说作恶者是当地庞某组织所为,强占他人财产占为己有,背后有手握大权的当地县领导“撑腰”才敢无法无天!这些问题的存在,严重侵害了群众切身利益……

  (2017年12月26日上午10:00,位于广西搏白县文化路001号三角铺,发生一起强拆民房事件,还在经营卖杂货民房,被一帮开挖掘机,手持铁铲、朦着口罩的来路不明的团伙强拆夷为平地,场面接触目惊心,令人汗颜!图为受害者孤立无援地坐在被拆的房屋前。法治调查记者摄)

  日前《法治调查》记者接到广西博白县饮食服务公司、原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的职工也是业主王祥秀、涂海波的投诉举报,反映广西博白县一些执法部门执法“乱象”,最终导致了2017年12月26日上午10:00位于博白县文化路001号三角铺,发生一起“民间组织”代表政府强拆民房事件,业主民房被一帮开挖掘机,手持铁铲、朦着口罩的团伙强拆业主民房夷为平地,场面触目惊心,令人汗颜!业主含泪诉说作恶者是当地人庞能彬组织所为,强占他人民房为己有,背后有县里某些领导“撑腰”才敢无法无天!事件已经引起媒体的高度关注,为还原事实真相,《法治调查》记者深入实地了解,事件经过呈现“四大怪相” ,须引起各界高度关注——

  县人民政府岂能向私人借土地建企业?

  在已被人为强行推倒的三角铺前,《法治调查》记者见到了受害业主,从他那里和一些相关文件资料,《法治调查》记者得知对于争议土地解放前至1958年管理使用情况,庞能彬主张是邓运英之父邓丽明居住地,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实。1964年博白县饮食服务公司在讼争地上建成大众饭店使用,1967年,饮食公司将大众饭店兑换给县城区糖烟杂货店;1967年6月28日博白县人民委员会作出(67)会财字第28号《关于建药材门市部使用土地的批复》;拆迁大众饭店将该基地210平方公尺作为县药材公司建门市部之用;1967年博白县药材公司在大众饭店东面芭蕉地内建成三间门市部。根据我国土地政策法律规定,自1962年起,我国土地只有集体所有和国家所有两种形式,个人对土地只有建设用地使用权。1964年博白县饮食服务公司在讼争地上建大众饭店使用时,属于依法使用国有土地,不可能有向个人借地之理,邓运英作为个人也无权出借土地。所以,该案是土地使用权纠纷,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作为行政案件受理,判决撤销博白县人民政府博政决(2008)16号处理决定完全正确。

  (2009)玉中行终字第49号行政裁定认定属于历史遗留的落实政策的“房地产纠纷”是非常荒谬的,讼争地上只有博白县饮食服务公司和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的房屋,邓运英主张的是“地”而非“房地”!邓运英有何事实和法律依据主张博白县城区糖烟杂商店已经使用了40年的“房地”?

  《法治调查》记者查找阅很多相关材料,新的证据证实:当年邓运英、庞能彬对博白县饮食服务公司、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拥有讼争地权属没有任何异议,更不可能向有关部门申请归还宅基地。据查实,1988年5月24日庞能彬还给糖烟杂货店立下字据,其内容为“(我建房暂拆你店东边墙下基础,基础下好后照原墙建回,我是另起墙)”。这一证据充分证明了当年邓运英、庞能彬对博白饮食服务公司、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拥有讼争地权属没有任何异议,更不可能向有关部门申请归还宅基地。

  县长签署生效多年的文件遭法官随意否定

  (2009)玉中行终字第49号行政裁定对一个子虚乌有的“1958年前使用”予以认定,对博白县饮食服务公司和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自1964年开始使用至今且1967年经政府确认使用权合法的铁的事实视而不见,这种颠倒黑白的裁判,在社会上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也导致了非常恶劣的社会后果。(2009)玉中行终字第49号行政裁定不审而判,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给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的合法权益造成了严重损害。更不可思议的是法官随意就否定县长签署生效性文件。

  (2009)玉中行终字第49号行政裁定既然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法发(1992)38号《关于房地产案件受理问题的通知》第三点规定,此类案件不属于人民法院管辖的范围,人民法院应依法不予受理或驳回起诉”,最后驳回了博白县饮食服务公司和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的起诉,那么法院就没有对本案的事实进行实体审理。没有进行实体审理,却在本案中对三个关键的实体事实作了错误的认定,一个是认定“在1958年前原属上诉人邓运英之父邓丽明的房屋居所地,自1958年大炼钢铁时拆除了邓丽明房屋的木衍、青砖、瓦用作建炼铁炉之后,邓运英等人仍在其原房屋基地上种植龙眼树、芭蕉和木瓜等果树作物,”;第二个认定是“1964年被上诉人使用该争议地后邓运英等人曾提出过退还该争议地给上诉人使用的要求,以后又一直多次向博白县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处理。”;第三个认定是“被上诉人从来没有取得过本案讼争地的合法使用权,两被上诉人主张争议地使用权属于无合法权属来源依据,因而两被上诉人与本案没有事实上和法律上的利害关系,”。这三个对当事人实体权益产生实质性影响的事实,法院必需依法进行实体审理,经过庭审举证质证后才能认定,而玉林中院现在却是仅作程序审理,就作实体认定,一纸错误的裁定,不仅剥夺了博白县饮食服务公司、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程序上的诉权,而且剥夺了两单位的实体权益。

  (2009)玉中行终字第49号行政裁定作出“在1958年前原属上诉人邓运英之父邓丽明的房屋居所地,自1958年大炼钢铁时拆除了邓丽明房屋的木梁、青砖、瓦用作建炼铁炉之后,邓运英等人仍在其原房屋基地上种植龙眼树、芭蕉和木瓜等果树作物。1964年被上诉人使用该争议地后邓运英等人曾提出过退还该争议地给上诉人使用的要求,以后又一直多次向博白县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处理。”的认定,依据的证据:一是对当事人邓运英、庞能彬的询问笔录;二是对与本案有利害关系且身份与所证事实也无实际关联的所谓证人唐振光、黄子江、邓宗振、涂科生、张秀英、何礼堂、庞建珍、高武琼、黄宗德、蒋徽景、牟启江、陈世祥、莫永浩的询问笔录,没有任何书面凭证。而博白县饮食服务公司、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拥有讼争地的权属,有自1964年至今一直使用讼争地这一当事人无异议的事实证实,还有博白县人民委员会1967年6月28日(67)会财字第28号《关于建药材门市部使用土地的批复》这一书证证明,1967年拆迁大众饭店将该基地210平方公尺作为县药材公司建门市部之用,及1967年县药材公司在大众饭店东面芭蕉地内建成三间门市部是经政府批准的,博白县饮食服务公司、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的土地权属来源合法。(2009)玉中行终字第49号行政裁定睁眼说瞎话,居然认定“被上诉人从来没有取得过本案讼争地的合法使用权,两被上诉人主张争议地使用权属于无合法权属来源依据,因而两被上诉人与本案没有事实上和法律上的利害关系”。

  其结果是将博白县饮食服务公司和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依政府批准合法使用40多年的土地毫无理由、毫无依据地剥夺给一个自称1958年前使用过的人……这不是非常荒谬的吗?政府的公信何在?法律的权威何在?博白县饮食服务公司、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是依政府的批准合法使用土地的,因这样的错误裁定和处理决定,给博白县饮食服务公司和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造成的损失应由谁给予赔偿?

  博政决【2008】16号处理决定书,漏洞百出,前后矛盾,从第一页第十八行,因饮食服务公司扩大营业的需要,陈世祥经理和商业局莫永浩局长一起亲自找庞能彬协商借用宅基地(即争议地),在协商借用时,双方口头议定,出借方何时需要用该宅基地,承借方必须无条件归还宅基地给出借方;第三页第三十行:1966年间,县饮食服务公司在南街扩建加工场,使用了原青菜店、豆腐店的屋基地(现称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店),将大众饭店房屋兑换给了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店;第四页十五行:1968年邓运英、庞能彬向饮食服务公司要回该宅基地;遭到拒绝,因而引起了纠纷,庞能彬于1973年、1978年1980年、1981年四次向县有关部门申请处理,均未果。

  采访中,《法治调查》记者从各部门取得的一些资料证据显示,从【2008】年16号文件已明显充分证实口头协商庞能彬宅基地完全是无中生有,弄虚作假的事实,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首先,如果土地和房产是庞能彬宅基地的,解放前没有地契和房契,解放后又没有土地证和房产证,所以说解放前就是邓运英、庞能彬的土地,缺乏证据,难于让人信服;文化路三角铺解放前是大地主邓祖锴的,解放后被土改没收地主财产、分给贫农高武琼、高武成、陈氏、李文甫持有1953年土地房产证,也不是什么历史遗留问题,已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按陈世祥、莫永浩自己陈述,1964年到庞能彬家口头协商借用争议地,并讲明出借方什么时候要回必须“无条件归还给出借方”,但申请人在1964年出借后的1968年、1973年、1978年、1980年、1981年五次提出要回出借土地,当时陈世祥经理、莫永浩还是在原单位当领导,又不按自己的承诺还给庞能彬呢?也不出来作证是借庞能彬的土地,竟胆大包天拿借庞能彬的土地与糖烟杂货店兑换,庞能彬知道服务公司拿自己的土地与糖烟杂货店兑换又不出来阻止呢?

  其次,既然文化路001号三角铺是庞能彬的,在1988年建自己房屋时还亲笔写字条交给糖烟杂货店,内容是“我建房暂拆你店东边墙下基础,基础下好后照原墙回,我是另起墙。”庞能彬并无提出异议。要是文化路001号三角铺是他的,他为什么要给糖烟杂货店立下字据?

  在1953年如果文化路三角铺是庞能彬(老丈人邓丽明)的,为什么土改发证给高武琼、高武成,陈氏、李文甫时,为什么庞能彬的(老丈人邓丽明)不出来阻止呢?这就说明文化路001号三角铺不是庞能彬的,这就是铁证如山的事实依据。文化路001号三角铺的真正权属是高武琼、高武成,陈氏、李文甫持有土改房产所有证是唯一合法原始证件,庞能彬没有任何文字证件,单凭陈世祥、莫永浩两人口头协商借用,并且不按自己承诺在对方要回时还给庞能彬,而在五十年后才说是口头协商借用,无凭无据,难于让人信服,不应受法律保护。

  最后,庞能彬2014年取得的土地使用证,是其亲戚在县人大手掌大权,精心策划,以权代法,以权压法,所以庞能彬申请法院执行拆文化路001号三角铺、法院不敢执行,这就是申请人证件违法法院才不敢执行。文化路001号三角铺在1999年公开拍卖给王祥秀、涂海波时,如果土地是庞能彬的,为什么让糖烟杂货店出卖,不提出异议和干涉呢?自己的土地让糖烟杂货店出卖呢?

  社会闲散人员替法院执行强拆无人问责

  2017年12月26日上午10点,位于博白县城文化路001号,这个属于博白县最繁华的街道上却发生了一起无法无天、强盗方式的强拆事件,无人管、无人理。据群众反映,当天庞能彬父子利用私人关系手段召集社会上烂仔,在没有博白县人民政府、县法院等公检法执法人员在场同意的情况下,对文化路001号三角铺这个营业了几十年的历史铺面进行了野蛮强拆。三角铺的营业老板没有得到事先通知的情况下,造成重大损失,包括孕妇在内多人被打伤……据三角铺的营业老板反映,事发当天上午从10:02开始报警,一直到10:40都在不停报警110,得到的答复是已经派有人员在场。却没有看到人民警察来阻止,等三角铺被社会烂仔,挖掘机彻底强拆后,110警车才来到现场,没有进行现场调查了解、拍照。没有对受伤的孕妇等人进行了解伤势。三角铺的营业老板把冤情向政府、公安等有关部门反映,但是这些执法部门却像踢皮球一样推卸,没有人来管。我们到县信访反映,他们说不是政府部门管,是政治部门管的,我们到公安局信访科去反映,他们也是说管不了……

  另据资料显示,2017年8月22日,博白县经济贸易局下发了一份《限期搬离通知书》(博经贸通字2017第1号),主要内容为:“王祥秀、涂海波:你们两人租赁的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三角铺)已于2017年6月18日到期,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以及博白县政法委2017年7月14日‘关于处理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三角铺)土地纠纷遗留问题协调会议纪要’的要求,并根据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限你们自接到本通知书之日起3日内(即2017年8月25日之前),将你们所租赁的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三角铺)内属于你们的一切物品搬离腾空。到期没有按时腾空房屋的,一切后果由你们自负。特此通知。”但来强拆的人为何不是博白县经济贸易局带队的?

  知情目击群众透露,这些面带口罩的强拆的社会人员是被花每人300元请来的。庞能彬之所以在当地很厉害,那是因为他在博白县人大、博白县公安局、文化路管辖片区派出所等要害部门都有他的亲戚……这一连串亲戚关系网,权力大得很啊,你们看看经营十几年的三角铺老板的冤情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就是叫权大于法……

  (图为2017年12月26日上午10点,位于博白县城文化路001号,这个属于博白县最繁华的街道上却发生了一起无法无天、强盗方式的强拆事件,场面触目惊心无人管无人理。)

  铺面被“民间组织”强拆后,铺面经营的货物遭到毁坏性碾压,商店铺面遭毁坏货物价值达10多万元。

  据资料反映,博白县文化路001号三角铺原先是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其中的营业门市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由王祥秀、涂海波俩人共同承包。到1999年,随着形势发展,社会的变革,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店通过开会表决同意后将原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所有资产、门市部公开拍卖,把得到的钱,全部发给本单位所有职工并签名确认后(包括已故的职工都有得到一笔钱)解散原来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的全部职工。其中文化路001号门市都在开会表决给了所有职工几天考虑的时间,谁都可以买下来,但没有职工敢买,职工也是承包者,王祥秀、涂海波无奈只能自己买下来继续经营。没过多久就走上了告状维权的艰难道路。因为这块土地庞能彬说是他岳父遗留下来的遗产。而事实证据可以证明这是捏造的谎言,他的所有证据是他利用钱、权关系买通得到的。

  上世纪1953年3月21日高武琼、陈氏等人就得到了博白县政府批给的土地房产证。后来一直是政府所有,1967年博白城区糖烟杂货店用原来大旅社1000多平方土地通过兑换成了现在文化路001号土地使用权,而到了2008年才得知庞能彬利用亲戚关系把政府(67)会财字第28号永久性文件撤销。

  (博白城区糖烟杂货店文化路001号三角铺在2004年11月26日得到了建设局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右图。庞某通过关系在2013年以同样地址办好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及2014年办好了土地使用证。左图)

  博白城区糖烟杂货店在2004年11月26日得到了建设局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庞能彬通过亲戚关系,在同一个地方即文化路001号于2013年通过缩小面积办理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以及2014年办好了土地使用证。

  据了解,国家在有争议的土地是不给予批准任何一方得到土地使用证或者房产证的,因为有争议,还没有得到合理解决。并且也不能出现一地两证的结果。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给出的结果是因为历史遗留的纠纷问题,不属于法院管理,应属于博白县人民政府处理。

  博白县人民政府一些部门在某些“领导”的干预下,工作人员在处理当中因没有进一步对该事件了解,就把土地给予庞能彬使用,下拨财政两百多万元人民币,理由是原城区糖烟杂货店用原大旅社兑换成文化路001号。而这两百多万人民币却没有补偿给已经买下文化路001号使用权的王祥秀、涂海波两人。而是分给了已经得过一次解散单位领过一次钱并签名的所有职工。充分体现出庞某利用强大的亲戚关系网,利用金钱的诱惑做出了一系列不公正、不合理、不合法的事情。

  博白县还容忍隐藏在其背后的“保护伞”多久?

  2018年1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体现了各地党政机关、政法部门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扫黑除恶绝不手软的决心。黑恶势力之所以能做大,之所以能危害一方,关键就是有隐藏在其背后的“保护伞”,全社会共同打击涉黑、涉恶犯罪,坚决铲除黑恶势力滋生蔓延的土壤。

  2018年全国各地都在做好、抓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2月26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政法委召开的扫黑除恶工作推进会上获悉,为坚决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场硬仗,广西全区把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纳入政法工作总体布局全力推进和落实。目前,广西各地及相关部门除了聚焦中央明确的10类黑恶势力外,还结合各自实际,推出各具特色的“自选动作”,有效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形成长效机制,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2018年3月5日全国两会在北京召开,值得深思的是:两会召开期间,受害人王祥秀两夫妇和涂海波两夫妇被当地警方监控起来,列入维稳重点对象,有专人值守不能离开住地任何一步……因为他们实名向上级机关举报“民间组织代替政府执法强拆”事件。

  (广西搏白县文化路001号三角铺被强拆后,在博白县城区糖烟杂货商店原址庞某强行建起3层楼-如上图。 《法治调查》记者 摄 )

  在没有博白县人民政府、县法院等公检法执法人员在场同意的情况下,庞能彬组织不明真相人员对文化路001号三角铺这个营业了几十年的历史铺面进行了野蛮强拆。造成当事人重大财产损失,包括孕妇在内多人被打伤!这样能够轻易颠倒事实,能够在大白天明目张胆地替法院执行“强制拆除”民房的行为在广西博白县只是冰山一角,透过事件,背后其实就是少数人弄权渎职的犯罪行为!这些问题的发生、存在,严重侵害了群众切身利益!扫黑除恶的大幕正在全国徐徐拉开,各地政法机关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迎接一场大战。广西博白县如何赢得这次斗争的胜利,记者将拭目以待。

  来源:华夏青年网http://www.cyyl.org.cn/guoji/958.html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