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渝乐网
主页 > 攻略

听,海的声音——记忆中的梦,马尔代夫

时间:2014-07-18 16:43:34    来源:速途网    作者:重庆新闻社    点击:2636次

  你听,那海的声音之一

  ――马尔代夫白金岛游记

  我从不曾认识过它,甚至在我周围的朋友中没有人去过那个地方。而在我众多出境旅行的计划中,也从不曾提到过它。

  一次无所事事的网页浏览中,看到了一位上海游客的马累游记,她拍了许多穿着不同颜色的漂亮的裙子与纱巾的相片,总是说“麻袋”如何如何的,好奇得很,便开始了我对马尔代夫的探究了。

  虽然那无敌的美景让人非常向往,但我还是不曾想过要去,毕竟是南亚,在印度洋啊,我觉得好遥远啊……

    

  可在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我,去吧!去吧!

  终于,我下定决心要去了!

  虽然我已经不年轻了,也没有漂亮的身材;虽然我不能象年轻人穿波希米亚的沙滩裙那样漂亮,也不能穿什么比基尼了。但这一点不妨碍我去感受那片海的美丽,倾听那片海的声音啊!

  第一次和途牛打交道,心情是忐忑不安的。但途牛服务之周全及服务态度意外之温暖,就算几个朋友一下子从网络交了七万多元钱,也很放心了。

  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活动要求,只是为了用心去感受,用眼去享受,并且坚定的相信马代处处是天堂,所以对选岛也就不是太纠结。

  选白金岛的原因是离机场近,只须快艇就可,因为大家都不象年轻人那么推崇水上飞机。而且口碑不错,据说是性价比较高的岛,看大家的评价说是四星岛有五星的待遇。但我们是因为有“一价全含”及介绍中所说的“中文GD”。

  只是订的时间不巧,要先住水屋,再住沙屋。感觉没有什么不同,就这样订了。后来体会到:先住沙屋有惊喜,然后再住水屋更惊艳。我们先住水屋是一阵“狂喜”,再住沙屋便有点失落了。只是如果你能够以快乐的心去体验,什么屋子条件也就平淡罢了。

   

  7月6日凌晨一点,我们乘座“美嘉航空”从浦东飞马累。虽然来时看了不少对“美嘉航空”的吐嘈,有点担心。但飞机很准时,服务也还不错的。近八个小时的飞行,我们在马累时间早上六点多准时到达了。

  来时有问过途牛有没有人接,回答说让我们自己找一下白金岛的E2柜台就行了。不想我们找到柜台,后面却跟了一个笑容可掬的小黑,手中拿着的纸板上,打印着大大的我的汉语拼音名字。哈哈哈,其实出机场时有看到这个小黑,将纸牌举得高高的,但没想到有人接,所以就没认真看。

  确认完了酒店订单名字后,将大家的行李拴上号码,就不用我们管行李了。大概等了二十分钟吧,酒店的快艇就到了。和我们同船的还有一对苏州的小情侣,一共八个人。

  清晨的大海是一种靛蓝,甚至还有点黑蓝。大家都很兴奋,丝毫不觉得疲惫。可船才开不到五分钟,两个朋友便晕菜啦!

  所幸不远,大概四十分钟就到了。

  白金岛的码头小巧而秀丽,小黑们迎上带我们去大堂。

  一块冰镇毛巾,一杯冰镇芒果汁递到手中,高高帅帅的小黑还会拽一句“你好”的中文,让大家感觉好亲切呵!

  水屋的管家先生将我们及行李都先送到了水屋的餐厅放下,然后告诉我们要下午两点才能入住。这第一餐早餐还得自己买,否则最后一天的早餐就得自己买。

  管他什么先吃饭吧。虽然马累时间是早上八点左右,可中国时间已经是中午11点了,饿死啦!

 

  这下才知道,什么有会中文的小黑,根本就只会“你好”、“再见”“不懂”几个单词而已,自己不会英文的话,绝对行不通的。所幸本次有英语老师同行,还有大二学生,才让我们生活上没有“障碍”哈。

  一直到下午入住,我们在岛上闲逛,然后再到水屋日落餐厅吃完了午饭。这下真个疲惫不堪了,主要是没有洗漱,一身酸臭的,也没心情照相了。

  终于入住了,只能有“狂喜”来表达心情,不仅仅是因为水屋的美丽与舒适,当然还有终于能够洗澡与休息啦。

  傍晚,我们就下海了,你瞧那一片清澈得不知如何形容的大海,海底那些五颜六色的石子珊瑚,偶尔还会游来一条和天空一样蓝色的鱼儿,还有一些和水草一般翠绿的小鱼……

  

  穿着救生衣,可以仰躺在水面上随着波涛惬意的漂浮;头顶上的蓝天远远比不上大海的蓝色漂亮了,但一丝丝如轻絮一般的浮云,却很能够勾起你好多好多美好的遐想……

  你听,那海的声音之二

  水屋的清晨,清凉而且静谧。云层有点厚,完全的日出大概是看不到了,其实才早上五点多点,但中国时间应该是早上八点多了,所以睡不着便起身了。东方露出了点粉色的光亮,虽然云层很厚,但那一线曙光渐渐将整个大海都染上了红晕,好似要燃烧似的。

    

  天越来越亮了,坐在床边就可以望到窗外波光粼粼的海面,与昨天看到靛蓝的海不同,今天看到了海是一片碧绿。远处又有一个新的小岛在建水屋。天地间仿佛只有我一个人似的悄然无声,然而波涛拍打着,低吟着,也如同是大自然的一景了,听在耳中,却仿佛是可以看到的声音。

  我们没有任何计划,只是想悠闲的看景,然后吃饭,然后照相,然后再吃饭,然后再照相……

  大家都带了一箱子漂亮衣裙,互相换着穿,就好象有十几件衣服了,就在自家后阳台,背后是无敌的360度广角海景,大概这一辈子也没有这样一直的脱一直的穿吧!我举着一架专业相机,大概有七八斤重,一直照了近三个小时,差点就把老胳膊累折了,那群女士们还意犹未尽的。

  然后我们便躺在地板上,大海的声音在耳边喃喃的细语,温柔的海风穿屋而过,人人舒适的闭上了眼假寐,惬意的享受这人间天堂的感觉。

  住在水屋的客人,早餐就在水屋的餐厅吃,但中餐和晚餐都到日落餐厅去吃。所以只要打个电话,水屋的管家便会开着电瓶车来载我们。吃完饭要回来了,可以到大堂去找他,再送我们回来。

  我总是喜欢坐在车子的后面,当车子开过长长的栈桥时,我便可以在凉爽的海风中,将后面的美景尽收眼底。

  水屋的管家是个很和蔼的小黑,他非常喜欢学习中文。所以每天都会教他几个单词。告别时,大家总是用英文说“谢谢”,说“晚安”。他会很认真的用中文说“再见”“明天见”,真是一派其乐融融呀。

  傍晚,我们下海啦!

  相比昨天,大家开始熟悉这片海了:清浅,平静,不可怕。而且都学会了仰在水面上漂浮了。邻居们也一个个出来了,都是中国同胞啊,天南海北哪儿都有的。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打得大家四处逃窜。印度洋发起脾气可是不得了的。才见保安小黑在岸上向我们招呼,让大家快点上岸。刚才还平静美丽的海面,顿时狰狞恐怖起来。幸亏我们“家”就在眼前,几位邻居来不及走到自家扶梯了,连滚带爬的从我们家逃了进来!嘿嘿,有惊无险哪!

  好感动,就在我们去吃饭的时间,服务生小黑已经将被我们弄得差点成了水世界的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了,而且卫生间的垫脚毛巾也全部换了。瞧人家的服务真是没得说的!

   

  说到吃饭,真是好笑的很。午餐时间是12点半,晚餐时间是7点半。然后这一天总是可以见到我们几个如同饿鬼一般在餐厅门口徘徊,因为没到时间,小黑拦在门口不让进的。别人要么去参加各种水中活动,要么是自己下海,或是在沙滩上晒太阳(这绝对都是西方人,东方人最怕晒黑)只有我们是“吃饭”重要。而且刚去的第一天,倒不过来时差,中午饭等于是下午的快4点,而晚餐吃好回到水屋,基本睁不开眼了,因为已经是中国时间半夜12点左右了。

  你听,那海的声音之三

  今天,是我们换住沙滩屋的日子了,管家先生说好12点来接我们。

  沙屋和水屋的价格相差很多,所以有很多欧洲游客不住水屋,他们在沙屋很自在。当然也会有一些人住水屋,但水屋大多都是中国人。想想来一趟多不容易啊,当然水屋和沙屋都想体验一番啦。何况水屋有水屋的浪漫,沙屋有沙屋的情调呀。

  吃完了早餐,大家在栈桥边又拍了许多的相片,然后回屋收拾行李,然后再面朝大海,迎风冥想去了。

  管家先生终于来了,他把我们带到了沙屋安顿下来。他的工作便结束了。我们都很喜欢他,于是请他和我们一块儿拍照留影了。

 

  现实是残酷的:如果说住水屋是公主,沙屋就是平民了。但除了没有网络外,沙屋条件还是很不错的,后院是一个超大的卫生间,除了洗漱的地方,马桶,和一个大浴缸外,院中居然还有一个露天的淋浴处,嘻嘻,很有几分情调呗!

 

  还有一个现实也是很残酷的哦,我们还很天真的等管家带我们去吃饭哪,因为沙屋的餐厅是另一个,住沙屋的人是不能在水屋的日落餐厅吃饭的。可管家告诉我们,自己去吃饭吧!

  幸亏岛上树木从生,倒不是特别热。其实从屋子走到餐厅也不是特别的远。只是第一次走感觉有点漫长而已。

  沙屋的小黑真正的黑呀,而且也没有水屋小黑们那么笑容可掬。核对完名字后,我们被安排在中间的桌子,想请他们帮忙将桌子拼起来,六人一起坐,小黑不同意。第一餐吃完后,两桌都各放了二美元小费,晚上去时,小黑们主动就将我们的桌子拼好了。

  好惊喜的是,沙屋餐厅的食物比水屋要多得多了,而且味道很好。我们还吃到了中国式的炒米粉,开心也!好一群吃货及饭桶们!

  在水屋根本不想出屋子,在沙屋就可以在岛上逛逛啦。

  到处都是绿树鲜花,枝条藤蔓纠结着,海岸的树木都向一边倒着。因为小岛和海平面几乎没有什么高差。瞧,这是一种会走路的树,名字我当然不知道。但知道它是以根须生长的方式,走一步扎下根,一直往有阳光的地方移动,神奇吧!

  “家家户户”的门前都是绿荫成片,海浪轻拍着岸边发出有节奏的低吟,树叶被海风吹得哗哗的唱,在门前的白色躺椅上打个盹,时间仿佛就此停住了,人生何必匆匆,就这样懒洋洋的过日子多好啊!

  睡眼腥松正在门口发呆,女士们又开始穿上各种裙装在我面前跳来又跳去,我便端着相机摆来又摆去,直拍得天昏地暗,拍得夕阳西下,**一天就这么过去啦。

   

  夕阳在海天相接的好远又好近的地方,和云层开始了它的油画创作:一笔下去,浓墨重彩的,金色的太阳便有了一顶乌黑的帽子了,再一笔划过,黑色的袍子但镶上了金边。如碎金般点点闪烁的水面,仿佛是油画的背景。将自己努力的放进这幅画中,嘿,好有诗意与深邃的感觉哦!

  商量好明天去浮潜!

  你听,那海的声音之四

  清晨,海风阵阵,吹得人好不舒坦。怎么也调不好生物钟,还是凌晨就醒了。

  自己泡了杯咖啡坐在门口发呆:正是涨潮的时候,海浪汹涌高高的拍向岸边,浪花甚至都要溅到门边的感觉。看好多人都说“马尔代夫是个适合发呆的地方”时,还真没有什么感觉,以为只是想描绘那种闲适的氛围才用的词。来了以后才知道,真的很容易坐着发呆的地方哦,呵呵呵——

  一间间的沙屋私密性很好,有一定间隔,加上大家都不会大声喧哗(当然,除了少数国人),所以,岛上安静得只有海浪与风声交织的哗哗声。在这样有节奏的不间断的大自然交响乐声中,很容易沉静下来,然后就是“发呆”。

  再者因为抛开工作学业的烦恼,一心来放松的人,不安排什么活动,就这么闲着,不计划任何事是必须的。一切顺其自然,当然也容易这么坐着坐着望着美景就“发呆”了。

  早饭后,我们要去“逛逛”岛的另一边了。

  在水屋这边的海面,平静而且清浅,基本达到了“游鱼细石,直视无碍”的境界。可听说岛的另一面是波涛汹涌,几乎要达到“冲天”的绝景。

  出餐厅左拐向海边走去,今天的阳光格外的好,感觉天终于好像蓝得比海漂亮了。

 
 

  远远的一道白线,在蔚蓝的海面上滚涌过来,一线追着一线。那翻滚的浪花,真个如古诗中所描绘的:“卷起千堆雪”的景象。有时左边的浪花尚未结束,右边斜斜的一滚过来一道。那浪尖上便如音乐喷泉一般,会激起丈把高的水柱,整齐划一的延续到天边去了……

  哦,怪不得岛上有那么多的欧洲年轻人总是抱着个滑水板,原来这里有个最好的冲浪海湾呵!瞧啊,海面上骑着水上摩托的游客,背后喷出一条冲天的水柱,风驰电掣好不威风也。我们坐在沙滩椅上,欣赏得又呆啦!

  也许这算不上什么人生的追求吧,但人生中总要有一次这样的释放:释放***,释放自我吧。

  在如此绝景之中,我们终于不再发呆了,我们呼喊着,让风儿将我们的声音带到好远好远;我们跳跃着,让心儿在浪花中雀跃欢笑。不停的旅行看不同的美景,但面对不同的美景都要有一份感恩与感受的心,这样你的世界才会美好啊!

  特地在白金岛的标志性绿植前拍照留念。惊喜的是巧遇水屋的管家先生,他主动的停下电瓶车,帮我们大家照了张“全家福”。因为每次总有一人要担当摄影,所以一直没有一起照过的。

  天边突然乌云滚滚,又一场雷雨将至,赶紧逃到大堂。取一杯冰镇的芒果汁,这可是我来白金岛的最爱哦。

  七月海岛上的雨,来得快也去得快呀。可今天风好大,下午可能不能去浮潜了。好在前两天在水屋,大家也尝试过带着浮潜工具看海底了。安全着想就不去了。

  我的悲剧就发生在这个***的傍晚。

  傍晚时分,突如其来的暴雨,我匆匆到后院去收衣服,回头时不慎被浴缸大理石基座的尖角给刮伤了小腿,剧痛之下一慌乱,两脚相绊,人从浴缸上方头朝地撞下来,当即给撞昏了。

  大家还在我房中听歌谈笑,我用“微弱”的声音喊了好几声才算听到了前来救我。大概我当时的样子绝对的有趣吧。只记得我脸朝下人非常“舒展”的趴在地上的,真的把同伴们给吓坏了。

  后经朋友救治,用冰袋紧急处理,并立刻通知了酒店方。由于风雨太大,酒店方在二十分钟后冒雨赶到,医生与翻译一并前来。此时人已经比较清醒,只是面部红肿,头部剧烈疼痛。左小腿一道约3公分长的刮伤及膝盖上方流血较多的一道刮伤及大面积的青肿。脚踝处、右手指关节及右胸口各一青肿。还记得高高壮壮的小黑医生让我睁开眼看他的眼睛,询问我是否看得到他,其实他是担心我脑震荡。可我真的差点哭着要笑了:“那么黑,谁看得到你的眼睛嘛”。

  后由酒店方及翻译用电瓶车带到医疗室治疗。进行了伤口包扎,并给了医用冰袋,开具了一天的消炎与镇痛药物。

  医生本要求第二天上午十点再去作一次诊疗。但由于中午就要离岛,而医疗室比较远,小腿青肿厉害行走不便,就直接离岛回国了。

  离别时,前一晚来接我的那个高高的白人女工作人员,在码头送别游客,看到我拐着腿过来,立刻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还不停的嘀哩咕噜说着大概是怜惜感慨的话语吧。搞得我好感动,只会不停的“thank you ,thank you ”,终于带着一条青肿的“猪蹄”,带着许多美美的感受离开了白金岛,结束了我的这一次马代之行。

热门资讯